收藏本站10个域名以上才是老色友!
上一篇:意乱情迷

龙战士传说 28


第二十八章 如妻如母

  虽然我事先对此早就有心理的准备,甚至也曾考虑过和希拉分手的事,然而事实发生了之后,我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。
  上午风流的激情和刚才的一巴掌结合起来,混在一起,化做混浊的苦酒,倒入我的腹中。
  我一个人漫无目标地走在大街上,手里提着个酒瓶,像个酒鬼似的不停地往肚里灌。
  我连个喝酒的地方都没有,因为酒店的老板被我喝酒的样子吓坏了,怕我醉死,说什么也不再把酒卖给我,把我赶了出来。
  可恶,我很想大醉一场,老天像是有意和我作对似地,在成为龙战士为后,我各方面的体能都比常人增加了好几倍,就连想喝醉也难上加难。
  他妈的,该死的神!该死的血咒!该死的龙战士!
  我诅咒着神,诅咒着该死的咒语,诅咒着自己的命运,
  我问天,为什么会这样!!
  我将酒瓶狠狠地砸在地上,瓶子破碎的声音吓得周围的路人都躲到了一边去,有些畏惧地望着我。不知不觉中,我又来到了神龙广场,靠在一尊雕像下轻轻地喘着气。这座雕像,是智贤者诺查·丹玛斯的雕像。
  我把脸贴在汉白玉制成的雕像上,感受着冰凉的石头带走脸上的热量后带来的清醒,当希拉离开我时,有生以来,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苦涩。
  “你失恋了?”安达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  安达穿着一件我最爱的白色长裙出现在我的身后,她的金色的长发上别着一个银色的发夹,正用一种温暖的目光看着我。
  由于一直受到我的滋润,安达变得更美了,细腻的皮肤上带着一层健康的光泽,那像初升的朝阳透过纯净的水晶般灿烂的微笑,惹得周围的男男女女都在瞧着她,就是因为这种微笑,她的美,才美得让人不会去嫉妒。
  “你们分手了?”安达说,”刚才我全看见了。为什么不向她解释,那并全不是你的错。”她问道。
  “你都知道了?”我吓了一跳,如果安达也离开我,我会疯了的。
  “你义父刚把一切都告诉了我。”她说,“你的先祖也做过这样的事吗?”
  她抬起头,望着对面我的祖先卡鲁兹的雕像问道。罗曼·罗丹不愧是一代雕刻大师,虽然是石像,先祖那充满哀伤的迷雾一般的双眼,却在他的手下,琢刻得栩栩如生。历经二百多年的风霜雨打,望着他,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想起了三百多年来,数十位龙战士那悲壮的一生。
  我点了点头,我很怕,怕安达也离开我,我闭上眼,等着她的耳光落在我的脸上。
  “唉,走吧,跟我回去吧。”她没有打我的耳光,伸出晶莹如玉的手,轻轻地牵着我的手。我没有说话,有些毫无意识地跟着她,我不知我们之间这种奇特的关系会怎样。
  安达家的房间并不很大,却布置得井井有条,坐在她和我一起睡过的床上,我的心情好多了。
  她没有说一句话,只是把我搂在怀里,我的头紧紧地贴着她丰满的胸部,鼻子里嗅着我所熟悉的体香,一句话都不用说,我已经明白,安达并没有怪我。我们就这么一直坐了许久,直到太阳从西边落下,透过窗子,照进屋来。
  “以前都是你主动,今天让我来好好来安慰你。”安达说着站起身来,开始在我的面前脱着身上的衣裙。她的动作非常轻柔,非常的优美,每一个姿势都极为的诱人无比,但又让人感觉不到一点淫邪的味道。
  橙红色的阳光,照在她妩媚的脸上,为她的脸庞,蒙上一股圣洁的光辉,让你不忍去破坏,去玷污。安达将发夹解开,甩动她那美丽的长发,长发金光闪烁,照亮了整间屋子,那种自然流露的风情,看得我都呆住了。
  以前我们虽上床无数次,可是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,好好的以一种审美的眼光去看她的肉体。过去,每次上床,嗅着她的体香,摸着她动人的肉体,我早就失去了初恋时的纯情,满脑子尽是肉欲的念头,只想将分开她的大腿将无尽的欲望发泄在她身上。
  只有今天,我在失意之中,暂时失去了“性”趣,才第一次以一位艺术家的眼光去看欣赏我的美人。
  “我不配!”一向对自己极为自负的我竟说出了这种话。
  “傻孩子,让你的小甜甜来关心你。”她微笑着对我说,望着安达的脸,我不禁又想起了母亲,她的脸慢慢地凑了过来,红润的唇印在了我的嘴唇上,舌头伸入我的口中,和我纠缠在一起,温暖的玉臂紧紧地搂住了我。
  “来吧。”她的纤纤玉手开始解我的衣服,我很快也和她一样的一丝不挂了。
  “我不配,老师。”过去,我从不叫安达老师,就算是在学校也不例外,而在床上就更没过,我只叫她小甜甜,甜心,爱人,但这一次,不知为什么,我会这么称呼她。
  我一边说着自己不配,一双手却没有停下来过,我贪婪地在她滑如脂玉的身体上抚摸着,心中却充满了愧疚的念头。
  我不禁暗恨自己的堕落,过去一直以风流自居,四处留情,却把身边最美好的东西给忘记了,忽视了。
  “你还真像个孩子。”安达说着将双手放在我的肩上,圣洁的双峰贴着我的胸膛,我们一起倒在了床上。
  安达把双手放到了我的下身,纤纤的玉手或是抚摸,或是捏弄,再或者试着揉搓,摆弄我还未勃起的。过去她从未这么地主动过,而八天前做了无数恶事的我的下体,在安达玉手的摆弄下,又一次地站起了身子。
  “老师……”望着安达带着红晕的脸,强烈的负罪感像皮鞭似地抽在我的心头。
  安达抬起头,她朝我绽出春天般的微笑,
  “一切都由我来安排。”她把手指按在我的唇上说。
  我仰面躺在床上,而安达双手握着我朝天竖着的,有些羞涩地张开双腿,缓缓地将它吞了下去。
  “呜……”吞下巨物的胀痛,让安达难过得皱起了眉头,可她却咬着牙忍住。
  “老师?”我双手扶着她的腰,关切地问道。
  “别管我。”安达抓住扶着她的腰的我的两只手,放在了自己的胸部上。
  “来吧,开始吧!”说着,她开始扭动起自己的腰肢来,身体一上一下地吞噬着下体的。
  “啊!”
  在安达的指引下,我的强而有力地进入她的身体,她发出了满足而又快乐的呻吟。这种声音我不知道听过了多少次,但今天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动人。我们的节奏很慢,每一次地深入,她都发出一声快乐的回应,每一次地深入,我都好像在听一首美妙动人的音乐。
  那天晚上,我才真真正正地爱上了一个女人,一个让我一生魂牵梦萦的女人,一个让我一生都感到缺憾的女人。一个将来夜夜在梦中折磨我一生的女人。
  我的在我的最爱的体内进进出出地插着,带出一片片的蜜水,她的双手紧紧地搂着我,张着小口,不停地叫着,喘息着,喊着我的名字,她脸上那妩媚而又圣洁的表情,像明媚的阳光,驱散了我心头的阴影。
  我一次又一次地深入她的身体里,不断地变换着各种姿势,我们对抱着做爱,侧着身体做爱,她骑在我身上做爱。起初是轻轻地,缓慢地,温柔地,后来变为了疯狂地,激烈地,暴风雨般地,平静的池塘化成了波涛汹涌的大海,轻轻的杨柳风逐渐地加大力道,转变成狂暴的飓风,充塞了整间屋子。
  在床上,我挥舞着我强有力的武器,像狮子一般地摧残着自己利爪下的羔羊,让她淫叫,让她求饶,让她昏迷。
  在心灵上,我却像一个弱小的,受了伤害的孩子,正受着自己母亲的疼爱,吮吸着她甘甜的乳汁,感受着她的手抚在头上的温暖。
  “似师非师,似母非母,似妻非妻,似姐非姐。”这也许就是我们之间这种奇特关系的最好的解释吧。
  我和安达紧紧地纠缠在一起,我把母亲临死前给我的那块玉石制成的护身符给了安达,挂在她的脖子上,那是母亲要我将来送给自己最爱的人的。

上一篇:意乱情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