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10个域名以上才是老色友!
上一篇:特别的活络油
下一篇:万虎和春花

较量

另一个战场上也在进行着激烈的较量。几个小崽子正在糟蹋若男,她的男友,3D男人怒不可遏。可惜,男人这时不可能自救。3D男人提不起裤子便不可能做出任何求救的动作。而且他必须一击同时制服三个敌人,否则若男变成了人质,那时更难办。所以他根本不敢乱动。
  「原来的手在哪放着的?」另一个小混混也狐假虎威的呵斥若男说。
  若男只好把两只手重新放到两边的屁股瓣上。
  小喽罗也准备把手重新放到女人的肥臀上,不想黑暗中摸错了地方,摸得低了点,沾了一手掺杂着泥土的女人的液体。
  「不行,这个人坏了。」他以为女人坏了和水果坏了一样,会流汤。赶快从后面用手电照了照若男的屁股,发现只是有些红肿,『还没坏,可能女人的尿是粘的。』他太小,只是看过黄色录像,手淫过,还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正的女人。
  所以这时他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他临时改了主意,准备先强奸了女人再去拿银行卡。
  「你们两个先干女的,我看住这个男的。你们干完了咱们换。」「咱们的家伙太小,拿不出手吧?」小喽罗看着3D男人裸露在外的男性生殖器说。
  「你不愿干别干。我去干她。」
  「行行。我行。」
  「行狗屁。过了这村没这店。我先干。拿手电照住那个男的。」这便是丛林法则,你假惺惺的装模作样,说什么,「咱们的家伙太小,拿不出手吧?」心里想的却是让人家让你一把。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。可是最终却什么也没有得到。机会从来都是一闪而过,你能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抓住它,你便有了成功的希望;反之你将一无所获,空度人生。
  「老公,」就在若男自己掰着屁股被另一个男人肏入的一刹那,她绝望的叫了起来,希望3D男人能够救她。但是没人能救她。坏小子的阴茎毫不费力的掉进了女人的身体,上下左右都挨不着边,还到不了头。他没有防备到这一招,几乎摔倒,重重的撞在了女人的屁股上。
  若男两只手扒着自己的屁股,前胸又重,本来便站不稳。男子一撞,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。摔了个嘴啃泥,满脸都是土。
  「起来,」小头目命令若男到。同时他打开手电照在若男的脸上,怕她借机逃跑。「矮油!这不是刚才唱歌的那个小骚货吗?!让爷给肏了!我靠,这不跟做梦一样吗!」由于看清了若男,坏小子惊呼起来。「扒着,掰开。」坏小子拿着若男的手把它放到若男的屁股上。
  「我靠,这么大的洞,不用掰了。挤着点。」若男把自己的屁股缝打开后,坏小子失望了。「唱歌吧,还唱刚才那个,爷一边肏,你一边唱。」「不会了,唱不出来,」若男翘着头,双手扒着自己的屁股瓣说。.DEdelu.
  「你不唱,我把你男人那个东西切下来。你信不信?」「,哥葛~ ,你慢~ 点走;百里千里你莫回头;雨落坝子唱丰年,天空尽在云里头。……」歌声凄凉而绝望。
  听到自己的女人如此绝望的呼喊『老公』;3D男人不知道女人喊得是不是自己。不过想着她唱歌时悲惨的心情;看着其他男子正在狂插自己的心上人的最私密的地方。3D男人心里被扎了一刀般的痛苦,可是面对两把利刃哆哆嗦嗦的对准自己,眼睛又被打在脸上的手电照得睁不开的时候,他又能做什么呢?
  身边的小喽罗还在不停的刺激着3D男人,手电光在他的眼睛和裤裆间来回攒动,让他更加看不清,「这家伙的家伙怎么这么大。」小家伙们用手电光点着3D男人的生殖器说。
  前面不远,那个小混混把若男干的『啪啪啪』的山响。
  「他肏你媳妇呢!」一个小喽罗故意对3D男人说他最不想听的。
  3D男人一声不吭的忍了。
  「你媳妇真不错。」还是那个小瘪三,「刚才在夜市我看到她了,真漂亮!
  她站着唱歌的时候奶子好大。而且屄那也是鼓的。真好看。」3D男人无话可说。只能忍耐。有句俗话说得好,『龙游浅水遭虾戏;虎落平原被犬欺;得志耗子胜母狗,落毛的凤凰不如鸡。』「下一个该我肏她了。你难受吗?」
  3D男人的肺都快被气炸了。
  「我不行了,我不行了,求你了` ……」远处女人发出了哭一般断断续续的呻吟声。
  「你听,你媳妇愿意让我们老大肏她呢。臭四是不是?」小喽喽又说。
  「是,是,」那个叫臭四的小喽罗说。
  3D男人再也忍耐不住了。可是他刚要动,一把飞快的刀刃割破了他脖子的皮肤,血滴了下来。如果再挣扎,气管和颈动脉都会被切断。3D男人只好再次停了下来,他眯缝起眼睛,向远处黑暗的地方看去,尽量避开强光直接照射眼睛。
  「臭三,你怎么真的用刀了?」臭四惊呼道。
  「这把刀没涂见血封喉。」另一个说。
  「哦……」若男被肏的大叫了一声,竟然和叫床的声音差不多。谁都不知道女人这时的心情。
  「不许喊!」正在肏的小混混被吓坏了。连忙阻止。
  「忍不住。」若男说。
  「啪~ ,啪啪,」小混混使劲抽打着若男的屁股,他在若男的后面,想打耳光但是打不着。「再出声老子用刀插进去把你的屄豁开了!」若男立刻便忍住不出声了。只是大胸脯子被憋得一鼓一鼓的。显得更大了。
  「她的屄深不深?」还是那个臭三摸着自己的外生殖器说。.DEdelu.
  领头的小混混继续使劲的干着若男,他的阴埠撞击在若男的屁股上发出『啪啪啪』的山响。
  女人的声音把3D男人刺激得快疯了,他再次挣扎着要起来。
  「不许动啊,」小楼罗们狂吠着。「我们只有这把刀没涂『见血封喉』。
  下次用别的刀你就没命了!」
  3D男人只好再次放弃了反抗。
  「哦……」若男被肏的大叫了一声,竟然和叫床的声音差不多。谁都不知道女人这时的心情。刚才明明自己男人使出了浑身解数,她都不出声,现在这个小混蛋刚一上去便成了这个样子。
  「你妈,水真多。溅我一身。」疯狂撞击着若男的小混混说。
  「还溅你一身,都他妈溅到我身上来了!」离着六七米开外的臭三说。「好干不好干?」
  「跟网上的一样。」
  「窝肏。 」等待的小混混激动得手舞足蹈。
  3D男人听到若男的声音和小混混的对话后更加忍不住了。他暴躁不安,已经准备拼死一搏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突然,他看到远处农田的黑暗中出现了几个红色的小两点在不停的晃动,有时候是三个,有时候是六个。
  『叫啊!』3D男人心里想。希望若男这时能再大叫一声。可是若男反倒强憋着不出声了。
  「我的心脏病犯了,」男人突然捂着胸口瘫坐在地上,由于疼痛,他发出了低频率的,痛苦的呻吟声。
  两个小混混不知所措。他们既不知道救人,也不知道防范,能做的是仍然用刀对准男人不许他移动半分。
  不同的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是不一样的,尖锐高频的声音很刺耳,但是在空气中的衰减非常厉害,远了便听不见了;低频的声音即便不大也可以传得很远。
  现在只要两个小喽罗敢动一下他们的喉咙便会被立即咬断。
  只有小头目又爬了起来,光着脊梁,哈着腰,衣衫不整,哆哆嗦嗦的拿刀比划着。
  「海胆,上。」
  狗并不知道刀子是这里最危险的凶器。狗永远首先扑向人体最活动的部位。
  而几个小贼娃子最活动的身体部位正是他们拿刀子的手。
  也许有人在想,『为什么不用刀去刺杀扑过来的狗?』可惜有科学研究表明,人类的动作不管你有多块,在狗的眼睛里基本上都是慢动作。它们可以非常从容的咬掉你手里的刀,而不受任何伤害。除非你手中的刀足够大。
  类似的情况出现在几十年前的一场战争中。.DEdelu.
  某南国使用了大量的蛙人去对付另一个国家的海军军舰,他们在夜里趁黑暗潜入敌方的军港,像小偷一样从水下突袭该国家的哨兵,或是将炸药从水下固定到敌国军舰的侧舷,再点火将军舰炸沉。这些蛙人甚至偷袭中国领土,用同样的手法袭击过中国在南沙岛礁的守岛部队,将中国某孤岛哨所的守卫班的战士全部杀害,可谓罪大恶极。在一次进攻中两个某南国的蛙人甚至炸沉了对手* 国的一艘护卫航空母舰。
  由于那些蛙人训练有素,性格坚韧。能在水下潜伏24小时以上,所以只依靠哨兵和声纳设备很难发现他们。防不胜防。* 国的海军面临着极大的损失和困境。
 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那个国家出动了海豚部队。
  海豚原本是训练来运送炸药炸毁地方军舰的,现在被用来寻找敌方的蛙人。
  它们每天晚上天一黑便被放到军港里巡逻,白天回营休息训练。巡逻时它们的任务是首先找到蛙人,这对用声纳搜索的动物来说并不困难。找到之后,不用回基地请示,用嘴轻轻的点一点对方的身体然后便完成任务,可以离开了。
  用鼻子顶人或物是海豚最喜欢作的动作之一,相当于人看到路上有一个小石子一脚将它踢飞,经过驯良后这一行为被彻底固化。海豚并不知道区分好人坏人,训练令它们发现海里有人以后必须用鼻子去顶他们一下。非常精准,从不落空。
  平时训练时海豚不带任何武器,顶人不过是个小游戏。在执行任务的之前,海豚训练员会在海豚鼻子的最前端固定好一把很短,但是非常锋利,用特殊材料制作的一段小刀刃。
  海豚发现蛙人后会主动游过去。海豚在水下一般的巡航时速是60多海里,蛙人拼了命也不过连三海里都不到,而且海豚用声纳定位,即便是黑夜也不受影响,周围半径几百米内的情况一目了然。蛙人用眼睛在昏暗的水下寻找目标,水下能看到的距离连几十公分都不到。他们只能利用游出水面的短暂时间辨别方向,用语音联系。灵活性更是天壤之别。最关键的是,蛙人的动作无论有多快,在海豚眼里都只不过是一个慢动作的表演者而已。
  不过更多的时候是蛙人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忽然觉得身下水波微澜,似乎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的从自己的身下轻轻掠过,等训练有素的他们警觉的低头观看时,只见一股血水,正夹带着动物的内脏漂浮在水中。
  因为甚至没有什么疼痛感,所以蛙人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明白,那些所谓的『动物的内脏』其实就是他们自己的肠子肚子。在这个世界上,虽然整天生活在一起,可是能够在没动手术,且意识清醒的情况下亲手触摸,把玩自己肝、脾、小肠,肾脏、膀胱的人真不多,甚至从来没有过。
  蛙人此时的位置在敌方的军港,接应船只不可能到达,只能自己游出防潜网外,才能得到救援。但是他们此时已经游不动了。
  作为某南国精英中的精英,为了保证自己战友的安全和任务的完成;经受过严格训练的,受伤的蛙人会强忍着巨大的痛苦,不敢使用通讯工具。只能静静的等着自己的战友们替自己去完成任务救自己回去。可惜,他的战友也和他一样,身体的零部件大量走失,正鼓着眼珠子憋气呢。
  这些蛙人还可以再活几十秒,数分钟,甚至数十分钟。但是那也是在极度恐慌,无比痛苦中度过的。
  曾经有猎人猎熊时出现过这样的情景,猎人一枪把老熊的肠子都打出来了。
  但是老熊瞎子仍然顽强的把流出来的肠子一把塞了回去,再在伤口上堵一把草;然后猛扑过去把猎人咬死。
  但是如果流出来的肠子已经漂起、散开,那除了在水里打捞自己缠绕得到处都是的肠子,一个个的蛙人们已经干不了任何其他事情了。就算他们想奋不顾身的完成任务,他也因身体零件不全,无法行动。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看着鱼群蜂拥过来抢食自己的内脏,一会叼走一根肠子,一会又咬穿了尿泡。自己却无力制止

下一篇:万虎和春花